追蹤
=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總算從大學畢業了,會盡量在離開家之前把累積的手稿打完wwwww
  • 175674

    累積人氣

  • 5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架空]可以喜歡你嗎(佐鳴)<一>

 
 
  [火影/架空]可以喜歡你嗎(佐鳴)<一>
  *大學三年級設定
 
 
  『對不起,我喜歡上你了。』
 
  那個小小的身軀,微微顫抖著。
 
  『喜歡、喜歡、最喜歡你了!』
 
  他拚命告白的樣子,惹人憐愛。
 
  『對不起……喜歡……』
 
  邊道歉邊啜泣又邊告白的他,老樣子讓人摸不著頭緒。
 
  為什麼要道歉呢?為什麼那麼悲傷呢?
 
  喜歡、對不起、喜歡、對不起……
  我可以一直喜歡你嗎?
 
  然而,當時的我卻什麼也無法回應,只能看他揉腫了眼,哭紅了鼻子。
  最後,似乎聽到了很小的一聲,"不要走",但是,自己只能任由兄長拉上車。
 
  那抹小小的橘色身影,至今也清楚留在腦中。
 
 
 
 
  「早安,鳴人。」
  「喔、鹿丸!」剛打完招呼,鳴人就打起哈欠了。
  「又熬夜了?」擅長觀察的鹿丸,自然不會漏看鳴人的黑眼圈。
  「誰叫卡卡西老師老是出一些難搞的作業。」
  「又是法文的報告?」小櫻做出推測,「你不是上禮拜就開始寫了?」
  「寫了整整一周啊。好不容易才趕完。」
  「誰叫你明明腦子不好,還要把外文當副專攻,就算你已經學了幾年了。而且本科系的課業都很危險。」
 
  他們全是高中時期同社團的朋友,碰巧進了同間大學,雖然科系不同,靠著社團活動依舊緊密聯繫著。
  當時完全是靠著體育加分才進這所大學的鳴人,是他們之中最辛苦的。
  尤其升上三年級,鳴人根本就焦頭爛額,不但接任社團的社長、還選了校內出了名難過的法語學程,朋友們都認為他瘋了。
 
  但是,也沒人認真阻止他過,原因是……
 
  「沒辦法,誰叫去法國住是鳴人的夢想嘛。」
  「雖說他完全忘記自己為什麼會立這種目標。」
  「囉嗦。」井野的調侃讓鳴人彆扭的撇頭。
 
  因為認識超過五年,彼此間大小事都熟。
  鳴人的是最常被拿出來講,朋友們就愛損他為樂。
 
  「是說,說到鳴人的那個學程,跟的是卡卡西老師班吧?最近有個傳言耶。」常跑辦公室打雜的天天,是他們的情報源。「說是有一個轉學生還是什麼的,最近要入學,有人說是天才,會成為卡卡西老師的助手。」
  「轉學生?助手?到底是哪邊?」
  「反正就是一個從法國回來的人,」天天聳了聳肩,「好像在那裡住了15年,和我們同年,但是已經是研究生了。」
  「那就是研究生了嘛。」傳言這種東西真是亂七八糟。
  「20歲的天才研究生嗎?總覺得會合不來,嗯,不想靠近。」鳴人搔了搔頭,他是個笨蛋,根本就和天才這個詞犯沖。「啊啊,我要來不及了、先走了!」
  「別忘了中午社辦開會!」
  「知道啦!」
 
  鑽過人群衝上樓,今天的課程要提早進教室。
  其實不用那麼趕也行,鳴人只是想早點進教室自主練習。
 
  就只有學了好幾年的法文會讓他這麼努力念,雖然當初學法文的原因、至今他還是想不起來。
 
  然而,來到教室附近時,鳴人卻發現時間一瞬間變得不是那麼充裕了--
  原因不明的,教室前的走廊呈現一個人山人海的周年慶狀態,難以通行。
 
  「搞什麼?」
 
  不通過是不可能的,鳴人只能把後背包卸下,抱進懷裡,開始衝鋒陷陣。
  還好教室裡只有修課的人,鑽進教室那一刻鳴人覺得自己的血量已經少了大半。
  在位子上的人全和鳴人一樣滿臉疲憊,站著的人--都聚在講桌前。
 
  看來那就是騷動的源頭。
 
  「早啊,鳴人,恭喜你達陣成功。」
  「這是怎麼回事啊,祭?」
  「好像是卡卡西老師的助手……」
  「喔……」是剛剛天天說的那個。
 
  覺得沒興趣,鳴人在祭旁邊坐下,拿出課本和筆記。
 
  「你知道?」
  「才剛聽說,什麼天才啊、歸國子女啊、和我們同年但是已經考進研究所之類的啊。」
  「我知道的也是這些,啊,名字在那裏可以看到。」祭指向黑板。「叫做宇智波佐助。」
 
  看到那個名字,鳴人一瞬間愣住了。
 
  好熟悉?
 
  好懷念?
 
  可是、為什麼?
 
  一股酸意竄上頭腔,鳴人整個人抖了下。
 
  『不要走……』
 
  ??
 
  「好了、上課了--全部回座位。」
 
  最後解除混亂的是遲來的教師。
  卡卡西一進教室便驅趕所有無關的人,學生們也聽話的歸位,謎一般的"宇智波佐助"終於現身。
 
  簡單來說,就是"黑"一個字可以概說。
  不管穿著、還是髮色,一身黑的他的臉被略長的瀏海蓋住,讓鳴人看不清楚他的臉。
 
  那個人和卡卡西說了幾句話後,才面向台下。
 
  「藉由剛剛的騷動,應該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了,這是你們的新助教。」卡卡西拍拍他的肩,兩人並不像是第一天認識。「自我介紹一下吧,佐助。」
  「宇智波佐助,剛從法國回來日本,碩士班一年級,接下來一年半,會擔任卡卡西老師的助手,簡單來說就是你們的助教,請多指教。」佐助朗聲簡略的介紹,環視台下的學生。
 
  說環視其實不太正確,他幾乎是直接把目光投向正對他的鳴人。
  然後,勾起一抹微笑。
 
  ?
 
  「稱呼方式隨你們高興,基本上都同年,敬稱敬語就免了。」
  「那、佐助君有女朋友嗎?」積極出了名的女學生立刻投出直球。
  「沒有,不過,有喜歡的人。」
 
  發現對方即使是在說話,也直勾勾的盯著自己,鳴人歪了下頭。
 
  好像不是錯覺?
  可是為什麼要瞪我?我應該……沒惹過這個人吧?
 
  「鳴人,他是不是在瞪你?你認識嗎?」顯然祭也發現了,還來回看了好幾次。
  「不……應該不認識……」
 
  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佐助……
  還是覺得熟悉,可是想不起來……
 
  「鳴人。」
  「呃、是!」正當鳴人認真的回想時,卡卡西突然的點名令他嚇了一跳,慌張的從位子站起來。
  「佐助才剛來到這學校不久,你可以幫忙帶他參觀校園嗎?」
  「咦?呃,可以……」雖然腦子裡浮出了在大學校園有必要嗎?又不是高中生--的疑問,既然是卡卡西拜託的,他還是點頭。
  「那就拜託了,謝啦。」
 
 
 
 
  「這裡俗稱木葉道,11月時會是整片楓紅,很漂亮喔。」
 
  行動派的鳴人,二話不說看準第二節的空堂,馬上就拉佐助做校園巡禮。
  入秋的校園已經有些許赤紅點綴,佐助安靜的聽鳴人講解,剛才在教室出現的那抹笑還掛在他臉上。
  雖然覺得有哪裡不對勁,鳴人還是以導覽的任務優先。
 
  「好了,這裡是最後一站,有什麼問題嗎……宇智波?」沒辦法像班上女生一樣直接,鳴人想說姑且先叫姓--只是喊完他就覺得全身強烈排斥,覺得奇怪。
  「……你不記得我了嗎?鳴人。」然而對方冒出的問句更讓鳴人摸不著頭緒。
  「……啥?」
 
  鳴人一臉呆愣的傻樣,令佐助笑得更深。
 
  「我們……認識?」
  「果然是忘了。」似乎是得到了確信,佐助突然一手摟住鳴人的腰,瞬間將兩人的距離拉到零。
  「等、你!」
  「沒關係,我會讓你想起來的。」
 
 
-TBC
 
=雜談=
  寫到後來,覺得好像世初喔XDDD只是年齡大降了(妳
  都是課程討論蹦出來的梗(開頭那個)鳴人完了(咦
  最近好像唸太多書腦袋都不正常了(????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5.10.13
*電腦稿完成:2015.10.1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