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最近沉迷稻妻系列,更新會頻繁一點。

[家教/架空]Jumping into the Love!<九>(骸綱)

 
 
  [家教/架空]Jumping into the Love!<九>(骸綱)
  *剎剎生日賀文
 
 
  「大家早,今天天氣很好呢,應該沒有人缺席吧?」可樂尼洛一面踏上講台一面說著,並順手攤開點名簿。
  「可樂--骸沒來啦。」八神一臉不爽的開口,敲敲後頭的空位,「那小子今年逃了,真是的。」
  「喔?六道今天沒來嗎?」可樂尼洛這才發現那個空位,此時坐在前排的綱吉舉起手。「怎麼,澤田?」
  「那個,骸さん今天早上打了電話給我,說要請假……」
  「請假?為什麼?」
  「說是感冒了,好像病得不輕。」早上要出門時燒到了38度,希望我回家前他可以好好照顧自己啊,至少別惡化。
  「不要緊吧?我記得他一個人住。」
  「他說暫時不要緊,我放學打算去看他。」還好今天只有半天課,我很不放心讓骸さん一個人看家……唔唔好擔心。
  「那就麻煩你了,其他人也要多注意身體,別感冒掛病號啊。」
 
 
  「綱ちゃん--骸君是真的生病請假嗎?」下課一逮到時間,八神馬上三步併兩步來到綱吉身邊,他正在算數學,過了十秒才抬頭。
  「嗯,是啊,好像不小心著涼了,聲音超級沙啞的。」
 
  想起早上的混亂綱吉不禁皺眉。
  骸整個人非常虛弱,勉強下床的結果就是昏倒。
 
  「真的假的……那傢伙會生病請假……」
  「怎麼了嗎?難不成骸有裝病過?」
  「也不是,只是覺得有點難以置信……好吧,就相信吧。」
  「……今天是什麼日子嗎?珂珂さん剛剛提到骸さん逃走了,是指?」
  「喔,因為今天是骸的生日啊。」好像在說什麼災難來了的口氣,八神有些頭痛似。
  「呃、生日?」
  「是啊,你不知道啊,六月九日是那傢伙的生日喔,」望佑湊過來說道,「同時,也是我們班的災難日。」
  「災難日?」
 
  為、為什麼要詛咒骸さん的生日、說是災難日?
 
  「我想你知道的,骸君是校內的人氣王之一,所以每到這一天他都會收到一大堆的禮物,和他同班的我們也跟著遭殃,前五年都是這樣,那傢伙又有一點牛郎的性格,堅持什麼紳士禮節,所以送禮物的人一年比一年還多。」
  「呃……是指不拒絕女孩子好意的……」
  「是啊。」望夜轉過來跟著八卦。心理讚賞綱吉不愧是來自愛奉承女孩子的義大利的歸國子女,一點就通。「不過其實我們大家都看出骸君也很煩了,所以我們剛剛真的以為他是裝病請假,這樣煩到的就變成我們。」
  「呃,他是真的生病啦。」其實是我強迫骸さん在家睡覺的,難怪他會吵著想來學校。
 
  綱吉回想著早上的狀況,又皺了下眉頭。
 
  早上的時候,他一如往常早起準備早餐,因為今天正好不用帶便當,他把那段時間來試做新的點心。
  當他把一切準備好,要去把最近因天氣變熱而開始愛賴床的骸挖起來時,廚房外突然傳來可怕的碰撞聲,很像有什麼東西滾下來一樣。
  走出去一看,不得了了,滾下來的就是骸,而且已經失去意識。
  直到綱吉確認他只是生病才沒叫救護車,而是先利用自己的特殊能力把體力分給骸,然後把他拖回房間安頓好。
 
  誰知道,綱吉準備要出門時,骸竟然醒了,骸離開房間,結果他再一次從樓梯滾下來,還撞上在樓梯口擔心張望而閃避不及的綱吉,把他壓扁。
  還好這次他沒有失去意識,身上甚至穿了歪七扭八的制服,吵著要一起上學,顯然已經燒壞腦袋。
 
  後來自然是綱吉敲昏已經燒到39度的骸,把他關回房間裡。
  他也不是沒考慮過一起請假,留在家照顧骸,但是為了保護到兩人關係的秘密,最後還是乖乖來上這半天課,順便幫骸請假。
 
  「他其實拜託我請假後又馬上說想來,可是被我罵說不可以。」還是頭一次看到那麼孩子氣的骸さん。
  「咦咦,真的假的。」
  「應該是因為今天通天塔總算開放了吧?」山本也加進討論,「我記得六道之前不是一直說要帶綱去?」
  「呃,嗯。」確實是……「可以用了的話,那也不用硬要今天去嘛。」我現在只希望他好好休息,不要再從樓梯上摔下來了。
  「你放學就會過去骸君家嗎?」
  「嗯,總覺得放他一個人很危險啊。」苦笑,「作為搭檔,得顧一下。」
  「OK。那就交給你照顧啦!」望夜樂見有人主動要負責。
 
 
 
 
  「我回來了--骸さん?」把手上的購物袋放到廚房,書包拿回臥房,然後抓了一個紙袋打開骸的房間,意外發現他已經醒了,而且坐在床上發呆,對綱吉的聲音才有反應。
  「你回來啦,咳咳,歡迎回家。」
  「嗯,感覺怎麼樣?」撿起地上的毛巾,綱吉拿來耳溫槍"嗶"了一聲,「太好了,37度六,體溫有稍微降了呢,雖然還是高。」
  「好熱,我可以脫衣服嗎?」
  「不可以,不過你必須去洗個澡,把汗沖掉,不要忘了你就是因為愛裸著上半身睡在冷氣房才會感冒!」一手插腰,另一手指著浴室,綱吉認真的說道,「不可以沖冷水喔,不然我就把本來要等你病好後給你吃的所有點心都給斯佩德さん他們喔。」
  「不、不可以、那是我的!」激動得跳起來,骸生氣的說道。
  「好好,那就快去洗澡,我去弄午餐。不可以讓我看到你光著身子在房間喔,來,換洗衣物。」把站到床上的骸弄下來,綱吉把剛準備好的衣服給他,骸馬上乖乖走向浴室,「啊,還有,等一下不要下樓,要在房間等我喔。」
  「好--」
 
  等到骸關上門,綱吉才笑出來。不過臉也紅了,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好可愛喔,腦袋燒壞的骸さん。」無法自抑的一直笑,綱吉稍微整理一下骸的房間,才走去弄午餐。「沒想到對付貝爾的那招,對骸さん和斯佩德さん都有用。」
 
 
  把洗好的米倒進砂鍋後,再倒進是亮的水,然後開火開始煮。
  將生薑、香料和蔬菜切成細末,將他們全灑進正在煮的砂鍋後,綱吉小心蓋上蓋子。
  這是他第一次煮粥,過去他只有看魯斯里亞煮過,因為那都是要給自己吃的,在正式開始習武前,他總是生病。
  一面祈禱稀飯能順利煮好,他一面著手準備其他料理。
 
  等綱吉好不容易把食物準備好,還小小為首次挑戰煮粥成功歡呼後,已經過了大概半小時。
  想到骸應該餓壞了,綱吉趕緊小心翼翼把食物端上樓。
 
  只是進入骸的房間時,綱吉有一瞬間以為自己掉進了異次元。
  明明是大白天,骸的房間沒拉窗簾也沒開空調,裡頭卻有種…又黑又冷的異質感,讓綱吉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床上則多了一隻結草蟲。
 
  「骸、骸さん?」吞了一口口水,綱吉出聲一喚,黑色的結草蟲有了動靜。
  「……」
  「骸さん,你怎麼了嗎?不舒服嗎?」確定黑色被單裹成的結草蟲就是骸以後,綱吉才比較沒那麼害怕,魚貫走向床,把東西往床頭櫃放。「是我唷,綱吉。」
  「……」沒有回應綱吉,不過他有露出臉來給他看,面對這樣的骸,綱吉顯得手足無措,就這樣對看了一會兒,骸總算開口。「好丟臉。」
  「咦?」沒頭沒腦的一句…啊!「骸さん、你思緒清楚了?」
  「是啊,所以才感覺到丟臉,剛才那樣……」仔細一看骸的臉上有一抹可疑的紅暈,「居然會那個樣子,太失態了,連母親和凪都沒見過的……我是摔下樓的時候撞壞腦袋還是發燒燒壞的啊,像小孩子那樣耍脾氣……唔。」
 
  縮在被窩裡的骸歇斯底里著,似乎很沮喪。
  綱吉這才意識到他真的是一個很注重外在形象的人,所以稍早那些有些任性的、孩子氣的行為絕對讓他覺得有辱形象,進而大受打擊。
 
  「…呵。」一個不小心就讓笑音從口中溢出,綱吉連忙摀住自己的嘴巴,骸瞪了他一眼。
  「你笑我?」
  「對、對不起,呵呵,因為、因為……」顫抖著,他多次想壓制大笑的衝動,最後還是徒然,抱著肚子大笑起。「不行了、哈哈哈哈、骸さん你太可愛了、哈哈哈哈!」
  「呃、可愛?」本來想把綱吉拖進懷裡搔癢報復他,被這莫名其妙的形容詞弄的怒氣全無。「喔呀,澤田綱吉,你是不是也發燒啦?別用拿來形容你的詞來套在我身上。」
  「什、什麼啊,我才不可愛耶,我是男生。呵呵呵呵。」
  「クフフ,這和性別無關,而個性與外表問題,不信你去問班上那群女人,絕對全部都會說你可愛。」
  「我才沒那麼愚蠢跑去問別人"我可愛嗎"咧。」丟臉死了。
  「喔呀,那我就好心的幫你在AB班都做問卷調查吧。」
  「我--」
 
  "咕--"
 
  「「……噗、哈哈哈哈!」」兩人在骸的肚子發出抗議聲時,先是愣住,然後不約而同的大笑出聲。
  「吃飯吧,我幫你煮了營養的稀飯。」拿起小碗從砂鍋盛了半碗,冒著熱氣的食物飄散好聞的香味,他舀了一口,吹了一下,「來、啊--」
  「……」綱吉的行為讓骸愣了下,「呃,我自己吃就好,拿碗的力氣我還有。」
  「沒關係啦,就當作是我剛才笑你的心靈賠償,之前我在B班鬧過斯佩德さん後,也這樣做過。」把湯匙靠近骸的嘴邊,他笑得燦爛,「你就不用跟我--咿!!」
 
  骸突然張口吃害綱吉尖叫了。
  會訝異是一定的,他以為還會再猶豫一下。
 
  「嗯,味道很不錯。」吞下後,他還舔了下嘴邊,「怎麼,嚇成這樣。」
  「我、那個……沒什麼。」搖搖頭,再舀一匙。「來,啊。」
  「啊--」
 
 
 
 
  「唉……」常常的嘆了口氣,清洗著碗盤,綱吉心思不斷往二樓房間飄。
 
  已經入夜,吃完晚餐後他留骸一個人在房間睡覺,開始做家事。
  骸的體溫再度高了起來,在38度5上上下下,讓他很擔心。
  本來下午的時候已經完全退燒,卻不知怎麼的,在他出門去買完東西,回來之後又開始燒,差點讓他急得哭出來,偏偏骸又堅持不看醫生。
 
  今天是骸的生日,他下午急忙出去就是為了買禮物。
  結果他現在也找不到時機送,他很擔心骸,不願減少他休息的時間。
 
  「唉……」再嘆一口氣,把最後一個碗放進烘碗機後,他擦乾手。
  「你在嘆什麼氣啊?」
  「咿!?」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一跳,回過頭,發現額頭貼著退熱貼的骸倚在門邊,修長的身型在白色長袖T恤的包裹下有些性感。「啊,骸さん,不可以啦,身體還很虛弱、得好好躺著。」
  「一下子沒關係吧,我想吃點心。」而且在房裡也煩了。
  「點心嗎?可是已經9點多了耶,這個時候吃會胖喔。」不過骸さん是病人…「好吧,我幫你弄個東西解嘴饞。」
  「謝謝。」開心的微笑,「那麼,你剛才是在煩惱什麼呢?可以告訴我嗎?」
  「呃、我…那個……」想到送禮物的事,不禁心跳加速。
  「就像你希望幫我分擔心理的不適感一樣,我也想多了解你一些。從你住進來以後就受你很多照顧,我想報答你,不行嗎?」
  「骸さん……」望著骸認真的表情思索一下,他妥協的點點頭。「我知道了,那請骸さん先回房間,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拿你的甜點過去,再告訴你。」
 
 
  「生日快樂!」把包得漂亮的盒子放到骸的手中,綱吉紅著臉祝賀。
  「喔呀?那群傢伙告訴你的?」有點被驚喜到,他盯著綱吉的小臉。
  「嗯,今天才知道,所以只有準備這個……」
  「謝謝你,」班上今天應該是災難吧,明天得去謝謝他們。「我可以打開嗎?」
  「可、當然可以!」用力點頭,可愛的反應讓骸又笑了。  -唔哇、犯規笑容!
 
  小心拆去包裝紙後,是一個盒子,一看就知道是高檔貨的外盒,印著義大利文。
  打開蓋子,裡頭是一雙純黑的皮手套。
 
  「手套?」
  「這、這是給骸さん戰鬥時戴的,我是這麼想的。」眨眨眼,綱吉結巴著解釋,「骸さん的慣用武器是三叉戟或錫杖類的東西吧,史庫瓦羅有說過,這類的武器配上皮質手套保護手比較好,也可以避免武器從手上滑掉。」
  「喔,這我知道,我之前是有戴的,只是舊的手套破了。」
  「原來如此,那剛好呢……我想尺寸是合的。」很高興自己選對了禮物。「這個牌子的皮手套是最棒的喔,在義大利很有名,我的第一雙戰鬥用皮手套也是這個牌子,加上價位不高又耐用,我聽說很多呃、黑手黨、黑道的人都是愛用者。」
  「這樣啊。」真不愧是被保鑣養大的人,知道的真清楚。「謝謝你,下次拿武器的時候,我會戴的。」
  「嗯!」
 
-TBC


註:2014秋楓祭06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1.05.09
*電腦稿完成:2013.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