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最近沉迷稻妻系列,更新會頻繁一點。
  • 136414

    累積人氣

  • 3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架空]Jumping into the Love!<十二>(骸綱)

  
 
  [家教/架空]Jumping into the Love!<十二>(骸綱)
  *剎剎生日賀文
 
 
  炎熱的七月天,在黑曜鎮總會造成多變的天氣。
  特別是山上,雨總是突然下起,讓人躲避不及,所以通常不會有人在這個時節上山--除了黑曜學園的三年級生。
 
  「呼……呼……」一步一步艱辛的爬著,幾乎所有學生都汗流浹背,因為他們已經爬了快要三個小時的山,快要用光體力。
 
  這是黑曜學園三年級的大活動,每屆三年級都會在該年度的七月被趕上學校的後山,先是靠自己的腳走至少三個小時的路到達營地,然後使用自己背上山的裝備紮營,開始進行"野外求生訓練"。
  山上沒有野獸,要對抗的只有生理需求以及天氣。
  為期三天兩夜、期間還有學校開出的課題要完成。
 
  「你不要緊吧,骸さん?」走到氣喘吁吁的骸身旁,綱吉眨著眼睛問道。
  「喔呀,我很好啊……倒是綱吉你怎麼一滴汗也沒流?」上氣不接下氣的吃力回答,骸發現綱吉似乎連大氣也不喘一口,感到驚訝。
  「嘛,因為我在義大利的時候,很常跟著史庫瓦羅他們去山上修練。野外求生也很常做,所以習慣了。」想起亂七八糟的童年,覺得懷念。「啊,說到義大利,魯斯姊姊寄了航空信來。」
  「喔呀?」
 
  ……這小子,真的還很有餘力啊。居然跟我閒聊起來。
 
  「他昨天才打電話跟我說他幾天前寄的,要我注意一下說,結果今天早上就看到信箱裡躺著了。」綱吉從自己的背包前面的口袋抓出一個信封袋,遞向骸。「這是寄給你的。」
  「我?」難得的一封信、給我?
  「你等等找時間看一下吧。魯斯姊姊說越快讀越好。我先回去我的隊上囉。」說完,綱吉就加快速度鑽進前方的人群了,看來和他同隊的在前面,他是為了拿信給骸才放慢了速度。
 
 
 
"致骸君
  我是綱吉的的魯斯姊姊,魯斯里亞。我想客套話就免了,寫這封信我不為別的,只為了向你說明綱吉的狀況。你對綱吉的心意我已經聽其他人說了,所以,我要先給你一些忠告。這不是為了你,而是為了綱吉。
  首先,你應該很清楚,綱吉擁有強大的戰鬥能力,因為他是被我們鍛鍊出來的。除了他本來的天賦外,我們也為他紮下扎實的基礎,在綱吉懂事前,我們就先讓他從玩樂中學習戰鬥的基本技巧。
  之後,才教他道理。
  所以你不必自卑自己比綱吉要弱,你們的成長背景、環境都差太多了,因此,我們也不奢望你能保護綱吉,畢竟他比你還要強。"
 
  「只讀到這裡,就可以感覺到那幾位真的很寶貝綱吉啊。」趁著休息的時間,骸坐在河邊的大石頭讀著信。
 
  "然而,你也不是完全沒有用喔,我們希望你能保護他的心靈,綱吉不像你們外表看到的堅強,他其實很脆弱,他有一段連我們也不肯說的記憶,那是他稱之為黑暗的記憶。那段過去似乎一直以來都折磨著他,他小的時候總是會做惡夢然後嚇醒,長久以來我們都束手無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在他哭泣時安撫他。
  現在我們不在他身邊,所以這個工作就要交給你。如果你真的想和綱吉在一起的話,那就請你從他的精神層面開始守護他吧。"
 
  「果然,那個哭聲是綱吉的嗎?」骸回想起過去幾個月來,偶爾會在半夜聽到若有似無的哭聲,只是都被他忽視了而已。「他也和我一樣,有不好的過去啊。真令人擔心,他除去了我的芥蒂,我卻什麼也沒做。」
 
  "另外,要特別注意綱吉的情緒起伏唷。他本身的能力可不只有力量和速度,他還有比這兩者要強上好幾倍的攻擊能力。小時候他還不太會壓制時,曾一邊大哭一邊釋放能量,結果把自己的房間炸個焦黑。
  啊,現在的他很安全,這一點你放心。他學會控制後,他已經能自如的運用了--除了在他情緒失控的時候以外。
  那股力量的事,你不妨問他,因為那是不親眼見過不會理解的力量。但是你們那邊太和平,我想是不會有機會讓他自然使用,所以我還是建議你直接問他。"
 
  「這還真是一針見血的話。」
 
  "綱吉目前就暫時交給你了,那孩子很愛逞強,可別被他可愛的笑容給迷得不會下判斷啊。綱吉只有15歲,千萬別忘記。
  最後,給你一個警告,絕對不准弄哭他,否則就準備被我們碎屍萬段丟進油桶灌進水泥,然後丟進大海唷。
                          綱吉的魯斯姊姊上。"
 
 
  「最後變成恐嚇信了啊。」背上竄出一股寒意,骸總覺得魯斯里亞他們會說到做到,因為他們非常的寵愛綱吉。「果然跟母親說的一樣,是可怕的岳父大人們呢。」
  「什麼岳父大人?」冷不防的,綱吉突然從骸的身後冒出來。
  「呃、綱吉?唔哇!?」理所當然的被綱吉嚇到,結果骸一個重心不穩便往河面偏去。
  「啊、小心!!」丟下手上的水桶,綱吉趕緊出手一抓,使力把骸拉回來,結果因為後座力,兩人雙雙摔到石子地上。「唔唔……」
  「呃、抱歉…你沒事吧?」因為自己也摔得頭昏眼花,骸一下子還沒辦法從綱吉身上移開。
  「唔……」好痛、撞到頭了……而且、「好重……」
  「嗯?什麼?」真是糗到爆了,居然會被嚇到差點掉進河裡。
  「好重好重好重、你好重、請趕快從我身上起來、我要扁掉了!」
  「喔呀,抱歉。」撐起身子,因為暈眩感他還沒辦法好好使力起身,最多只能讓自己壓在綱吉身上的重量小一些。「抱歉,等我一下……」
  「呃、嗯……」不知為何,綱吉的抗議聲突然小很多。
 
  不適感退去之後,骸這才正視綱吉,小臉因為充血而十分紅潤,動人的大眼緊閉著似乎在全神貫注警戒什麼,骸思考一下就懂綱吉在緊張什麼。
  由於骸撐起自己的幅度沒有很多,他和綱吉還是可以算貼在一起。臉和臉之間的距離根本隔不到10公分。彼此的吐息混在一起。
  也難怪綱吉會脹紅成這副德性了,這狀況實在太曖昧了。
 
  クフフ,這樣的綱吉看起來真可口,閉上眼的樣子根本是要任人宰割。
  我可以開動嗎?
 
  「喂喂,你們兩個小倆口,不要在荒郊野外恣意上演活春宮好嗎?」正當骸想做些惡作劇時,八神不知何時出現在一旁,雙手插腰笑歪了,出言調侃道,並且比了比她身後一整票的同學。
 
  「我、呃、我我我我我我和骸さん什麼、什麼也沒有唷!」綱吉慌慌張張地想要澄清,可是令綱吉困窘的是骸沒有配合起身,手被壓住的綱吉根本沒辦法推開他。「請你起來啦、骸さん、走開!!」
  「クフフフフフフ」打算捉弄他的骸發出不明所以的笑聲。
  「不要クフフ了啦就說你很重了!」無聊!這人絕對是故意的!!唔唔救命啊!
  「夠了,別再欺負綱吉了,你這愚蠢的鳳梨頭!」看不下去的斯佩德伸手一抓,使勁把骸拉起來,重獲自由的綱吉趕快逃開。
 
  格鬥祭後,因為見識了綱吉的實力,斯佩德叫綱吉已經不會再加ちゃん了。
 
  「喔呀喔呀,輪得到你來管我嗎?斯佩德君。」頭冒青筋的骸擺明就是不爽好事被打擾。
  「ヌフフ,我只是看不慣你欺負那個孩子罷了。」和骸互瞪,斯佩德似乎也很憤怒。「要打一場嗎?」
  「來啊。」骸配合的擺出架式,立刻引來圍觀的同學一陣歡呼。
 
  看著情勢發展,綱吉困惑的皺起眉,覺得自己不過是被骸壓扁又被斯佩德救而已,兩個人做什麼怒氣沖沖的好像想大打出手?
  然後他突然想起八神和優尼之前曾一搭一唱的把兩班菁英們的關係講了一遍。
  其中最危險的就是這兩個滅世大魔王,之間好像有很多恩恩怨怨。
  也不是感情不好,只是很容易吵架罷了--女孩子們是這樣矛盾的說了。
 
  「不可以--打架!!」在兩人打起來的前一刻想起這裡並不是通天塔,如果受傷就糟了的綱吉,還是趕緊衝到兩人之間,阻礙兩人做出攻擊。「要打回學校再打啦。」
  「「可、是、他!!」」非禮你!/打擾我非禮你!
  「沒有可是!」這是怎樣?小朋友吵架?「去做你們該做的事啦,現在、馬上、不要給我作亂!會給大家添麻煩、痛!!」
  「綱吉?」聽到綱吉呻吟一聲,兩人異口同聲的喊他一聲,並且上前查看。「怎麼了?」一樣異口同聲地詢問。
  「……」默契為什麼這麼好啊你們。「沒事,剛才摔到地上時好像擦到了。」
 
  誰叫他們在河邊,碎石子的岸邊很多會割人的石刃在。
 
  「我看看。」不給綱吉反抗的時間,骸拉過綱吉的手查看,手臂上確實有明顯的血痕。「馬上清洗傷口,我幫你包紮。」
  「咦?不用啦,只是小傷而已、舔一舔就好了。」
  「不--行--是誰以前說不可以小看這種傷的啊?細菌感染怎麼辦?」不打算讓綱吉有拒絕的選擇,骸拉著他走。
  「唔、囉嗦。」
 
  兩人離開後,本來三人僵持的狀況瞬間只剩斯佩德還在原位。
  同情的目光聚集到他身上,任誰來看都知道這場綱吉爭奪戰的勝利者絕對是骸,就剛才的狀況,他們無意間就製造了第三者難以介入的兩人世界。
  愣住的斯佩德根本不戰而敗。
 
  「斯佩德。」喬特突然上前搭住斯佩德的肩頭。「不要哭。」還拍了兩下。
  「我才沒哭!」
 
 
-TBC
 
=雜談=
  對不起我快死掉了所以他很短(???
  每次秋楓祭最後一天都這麼極限是怎樣XDDD明年要改一下方式了我好想睡嗄啊啊啊啊啊[攤]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1.05.17
*電腦稿完成:2016.10.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