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文特空間=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伊文特的首都水凌,在下是小忍
最近沉迷稻妻系列,更新會頻繁一點。
  • 136414

    累積人氣

  • 3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稻妻/架空]Secret<二十二>(鬼円)

  
 
  [稻妻/架空]Secret<二十二>(鬼円)
  *円堂守性轉設定,現在女扮男裝中所以外表性別為男生
 
 
  「小守、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鬼道會住進你的房間!!」
  「噓--你們兩個冷靜點!」把哥哥們拖到沒有人的晒衣場後,円堂才放開他們,兩人立刻激動的反應。「是白石老師、新的舍監老師安排的!我有什麼辦法,我又不能在鬼道前輩面前說出實情。而且老師都安排好了,我要求改的話鬼道前輩一定會起疑吧?」
  「你不會編個理由混過去嗎?!」
  「我的腦袋沒有聰明到可以馬上編出理由、唬過鬼道前輩啦!」
 
  円堂吼的整張臉都紅了,他生氣地瞪著兩人,責怪他們害他自爆。
  委屈的表情使兩人愣了一下,下一秒一起爆出笑聲。
 
  「笑屁啊。」凶巴巴的喝斥,兩人立刻立正站好,円堂的氣勢讓他們想起八神。
  「円堂,不、不可以講粗話啊。」豪炎寺皺起眉。
  「要你管,我可是男生。」雙手還在胸前,円堂撇頭。
  「可是小守,不去叫白石把鬼道換走不行啊。」馬上回到正題,他們不能出來太久以免夥伴們跑來湊熱鬧。「你整理頭髮、換衣服都得在房間裡吧。」
  「沒問題啦,可以去浴室啊,」那些都是小事。「我在宿舍、房間的時候,我也都是維持這個狀態,以免有人突然找我然後穿幫。」
  「……你是說,你睡覺也維持、這樣?」
 
  這樣,是指男生的假貌;戴假髮、纏胸的樣子。
  雖然近來晒衣場後円堂有先確認沒有其他學生在,也難保不會有人路過聽到,所以他們說話習慣絕口不提円堂的真實性別的相關詞彙。
 
  「咦?你們不知道嗎?」円堂的小腦袋一歪,然後想起這確實是他自己私下決定實行的事,「你們也知道不管是隊上還是班上的大家都很喜歡來我的房間玩,從開學就一直這樣,所以我住進去第二天起就都那樣做了。」
  「睡覺不難受嗎?」他們兄弟倆很清楚寶貝妹妹是很有料的,最近似乎還越來越驚人。
  「一開始的時候會,現在已經習慣、頭髮也不容易睡亂了。」言下之意就是他會戴著假髮睡覺。「總之,我真的不要緊,所以你們兩個什麼都不准做喔,聽到沒。」
  「但是……」
  「我能處理好,相信我。」牽起兩人的手,円堂的表情十分認真。「我們一起發誓過,絕對要拿到日本第一、不管發生什麼事對吧。」
  「……知道了,拿你沒辦法。」
 
 
  「我們回來了--」推開房門,円堂不意外看到鬼道被隊友們圍住。
  「喔,回來了回來了。你們三兄弟是跑去哪了?」
  「該不會是豪炎寺和不動的戀弟情結發作,吵著不要讓鬼道和你同房吧?」濱野打趣道,一針見血的發言令三人愣了下。
  「……嘛,差不多是那樣。」不料豪炎寺居然大方的承認,並且惡狠狠的瞪著鬼道,不過馬上被円堂踹了一腳,不動明明什麼也還沒做,也被円堂出其不意的肘擊,吃痛的退了一步。
  「痛、小守!」
  「我好像不被歡迎住進這裏呢。」看到三兄弟的互動,鬼道苦笑。
  「沒有的事、我可是超開心的唷!」真是受不了他們兩個,才剛說別搗亂、就給我表現出來。「我才怕鬼道前被嫌棄這個房間呢!比鬼道前輩的房間要小太多了。」
  「我看起來是那麼大少爺脾氣嗎?」好笑的回應,「我覺得很不錯啊,空間很大、還有陽台,你的隊友們才剛告訴我這裡是雷門所有宿舍裡最好的房間。」
  「我的?鬼道前輩為什麼要講得那麼見外呢?你也是雷門的一員囉,叫"大家"不就好了?」坐到鬼道身邊,円堂笑著說。
  「呃,抱歉……我還沒習慣。」忍俊不住,鬼道望了下這些新隊友們,他們也笑了起來。「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會讓我穿上雷門的隊服……不過,今天一起奮戰後,我很高興我的決定沒有錯,接下來就請多指教了。」
  「「嗯!」」
  「讓我們舉個杯歡迎鬼道吧!」天馬突然舉杯高呼,所有人都跟著舉起杯子。「円堂、你說呢?」
  「喔、好主意!不過大家不要太興奮、要控制音量喔!」円堂很怕足球隊會被抗議,給學校不好的印象。
 
  所有人都點頭回應,円堂從位子站起來。
  他沒注意到的是,身後的狩屋和影山在他轉回正面時把杯子放下,從身後拿出東西。
 
  「那麼我說"一、二"後,大家就一起說"鬼道、歡迎加入雷門足球隊"喔!一、二--」
  「「鬼道、歡迎加入雷門足球社!」」因為他們各自對鬼道的稱謂有些許差異,聽起來不是很整齊。鬼道有些僵硬的道謝,雷門的熱情令他感到新鮮。
  「接下來FF還有兩場比賽,請鬼道前輩跟不動一起合作指揮大家吧!」
  「嗯、我會的。」
  「下一場--」
  「一、二--」
  「恭喜円堂成為隊長!!」
 
  "啪!啪!"
 
  響亮的拉炮聲接在神童的一呼之後,嚇得円堂脖子一縮全身僵住,接受比剛剛更加熱鬧的歡呼聲。
  拉炮的彩帶和碎紙片噴得円堂全身,在他轉身過來想找兇手時,有更多的拉炮炸開,是神童、天馬、霧野、以及風丸發射的。
 
  「噫!什、什麼!?」
  「恭喜你啊,雖然剛剛說過一遍……我還是想再跟你說,雷門就拜託你了,円堂隊長。」神童笑答。
 
  這是剛剛円堂三人離開房間時,他們臨時動議的。
  不過拉炮是狩屋和影山事先準備好的,因為他們班隔天要幫円堂慶祝。
 
  「呃……」
  「是你的話,絕對沒問題。我等著你們奪冠的消息。」神童伸手在円堂的頭上亂抓一通,円堂趕緊捉緊頭帶以免假髮被扯下來。
  「……是!」
 
 
 
 
  「你覺得這個隊伍如何?」把地上的紙片掃起來丟垃圾桶,円堂轉頭向正在整理東西的鬼道問道。
  「你現在問這個也太晚。」好笑的回道。「嘛,毫無疑問的是個很自由的隊伍,隊上的氣氛也很好,當然,在我看來還是有很多的不足。」
  「不足……是嗎?」
  「首先是體力,參差不齊的很嚴重,你們平常都做什麼樣的訓練?」
  「嗯……基本上都是分組練自己擅長的,倒是沒有過全隊一起做基本練習就是了。」
  「那最好改一下,世宇子可不是能輕鬆搞定的人。」
  「我知道了。」
 
  慶功宴結束後,隊員各自回去房間。
  円堂先帶著鬼道在宿舍繞一圈,才回來做派對的善後。
 
  因為剛才隊友們塞滿了房間,鬼道現在才有辦法好好看這個房間。
  木質的和室地板,光滑的樣子看得出來円堂平時有在好好打掃,兩組書桌分佔房間的一角,緊鄰通往陽台的門邊。
  接近門口一側的兩個角落則放了衣櫥,高度與氣窗齊平。
  書桌上方釘有三層的櫃子,円堂把教科書排在最下層,上面兩格只有少許雜物。
 
  「嗯?剛才的桌子呢?」
  「喔,我拿去陽台放了,因為很擋路。」從衣櫃的上層拿下被子,円堂把它們鋪在自己平常睡的地方。
  「我想問,為什麼是打地鋪?」學円堂把床墊放在地上後再鋪被子,鬼道坐到上頭。
 
  這間房間並沒有床,鬼道為此在進門時有吃驚到,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房間才會顯得更加寬敞。
  聽到鬼道的疑問,円堂笑了下。
 
  「因為原本堆在這間房間的床已經不能用了。」拿出手機設定鬧鐘,他和鬼道早就洗好澡,也在帶鬼道認識環境時盥洗過了,累了一天之後他想要早點睡。「這間房呢,聽說十年來都用來當倉庫,在我住進來之前堆了很多東西,是不動和豪炎寺抽時間來整理好的。」
  「交換條件是讓你住在這裡?真是溺愛弟弟的哥哥們。」
  「嘻嘻。」傻笑著,円堂走去拉上陽台落地窗的窗簾,「整理好後,他們發現所有原本的家具都不能用了。跟理事長還有宿舍的負責人討論後,他們同意由我們自己張羅。」
  「那豈不是會花很多錢?」
  「不會啊,因為我父親的朋友中,有家具業和裝潢業的人。我們請他們給我們淘汰掉的廢材,除了櫃子和落地窗外都是我們自己動手裝潢、放好的喔。」円堂當時也有來,假裝成裝潢的工人在豪炎寺他們去上課時作業。「不放床是因為我喜歡睡地板,而且這樣就能在房間裡拉筋放鬆。」
  「喔--」
  「啊,鬼道前輩如果想睡床也可以,我可以找人幫忙準備。」
 
  円堂想起鬼道本身是富家子弟,他家又是洋式的豪宅,應該習慣睡床。
 
  「不,我這樣就可以了。」円堂兄弟精心為円堂打造的房間,他怎麼有膽破壞格局?而且他也挺喜歡的。「難怪你的房間會成為隊上聚集的地方,剛才那張桌子也是你們準備的吧?」
  「嗯,那是稻妻祭前才放的,那時候我們班在這裡集合趕工。」
 
  見鬼道一副要睡的鑽進被子,円堂走去關掉日光燈,然後跟著躺下。
 
  「明天是七點半集合唷,鬼道前輩沒問題吧?」
  「你以為我是誰?你才別睡過頭。」
  「才不會咧,我入隊後可是每次都全隊最早到。」円堂自豪的說道。「晚安,鬼道前輩!」
  「晚安。」
 
 
 
 
  「聽說男生那邊今天在開慶祝會呢,慶祝打贏千羽山、還有円堂君成為隊長。」將筆電關機,春奈大大的伸個懶腰。「然後,哥哥住到円堂君的房間去了。」
  「咦?鬼道君嗎?」冬花梳理著剛吹好的長髮,如果不在睡前好好保養,隔天會變得很棘手。
  「是啊,影山君跟我說的,好像是哥哥想早點跟上雷門的步調,他行不行啊,他那個大少爺的個性。」
  「不行也會努力做到完美吧?鬼道君的本質不是一絲不苟嗎?」小秋在房間中央的小茶几坐下,也就是冬花的旁邊。
 
  她們的房間是四人房,但是其中一名室友轉學後,現在只有三個人住。
  她們在地上舖了墊子並擺了茶几,如此一來當三人要一起處理隊務時,比較方便,別房的小葵也常常過來。
 
  「不過這下正好,可以請哥哥盯円堂君念書。」
  「念書……啊,對喔,円堂君的成績……」冬花想起之前整理到的資料就苦笑,円堂的成績都是低空掠過。
  「不動前輩說,円堂君並不是沒腦袋,只是不用功罷了。円堂君把所有的精力都擺在足球上了。」
  「可以看的出來。」小秋呵呵的笑著,「明天下午的時候,我們二年級的要外出採買,隊上就拜託妳了喔,春奈。」
  「包在我身上!」
 
 
-TBC
 
=雜談=
  鬼道你要小心,可能半夜會被拖出去丟掉(????
  隊長的房間配置我那時候仔細到還畫設計圖XDDD一開始不是地舖也沒有小陽台,結果後來為了方便全隊跑進去玩(?,就發展成那樣了XDDD
 
 
*感謝點閱,留言建議大歡迎!!!!(還有搭訕也////////[被揍])
*筆稿完成:2013.03
*電腦稿完成:2016.10.0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